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閨殊 > 第一章一:詐尸

第一章一:詐尸

作者:永遠吃不胖哈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288772/6604990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衛殊躺在房頂上曬著太陽,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神色略微有些懵逼。

    一個月前,她隨調研小組在一次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不幸意外身亡。

    誰知下了地府以后判官一翻生死薄,臉色大變,連忙向她表示歉意。

    原來牛頭馬面特么的因常年玩手機把眼睛玩成了800度近視,導致上去抓人的時候看錯了!!

    于是下面又火急火燎的開了綠色通道送她還陽。

    但是!

    現在火葬場的辦事效率高的嚇人!

    等兩個鬼差把衛殊送到的時候,家屬已經捧著燒成骨灰的她乘車往衛家祖墳去了!

    最后衛殊自然不干了,在地府大鬧,還揚言威脅說要去十殿閻羅那里告狀。

    判官尋思著這也不是個事兒,一來這女娃確實陽壽未盡,二來見她滿腔憤恨怕她變成厲鬼。

    最后通過協商,只好送她到另一個時空里重生。

    可也不知道這判官是故意的還是缺心眼。

    當她在現在這具身體上恢復意識的時候,一句草泥馬已經不足以表達自己憤怒的心情了。

    秦國青城衛員外家的嫡女年僅十三歲就暴病身亡,下葬當日棺材上的土都掩埋了一半了,這時眾人卻聽到棺材里頭傳出罵娘的聲音。

    下一秒棺材蓋子被踢翻,大家伙兒目睹了已經死去多日的衛小姐從里頭罵罵咧咧的爬了出來。

    眾人嚇得作鳥獸散盡,留下衛殊站楞在墳地上指天咒日把判官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

    “得虧老娘來得早啊,不然又被埋了!”

    要不說到底是親生的爹媽呢,衛員外夫婦聽說寶貝女兒死而復生以后就趕緊趕到把她接回了家中。

    而這并不是一個什么好的開始,她發現這青城的老百姓大多都是文盲,自然也不懂得什么叫做醫學上的假死,他們只知道事出無常必有妖,自己死而復生一定會給整個青城帶了災難。

    現在外面已經到處都充斥著關于自己的危言聳聽,衛員外夫婦無奈,只得將女兒藏在家中,并叮囑她千萬不要出門。

    開始一兩天也就罷了,這衛家宅子不小,亭臺樓閣頗有蘇州園林的雅致,自己前世也是生在書香世家,并且她家的房子也是這種古香古色的大院子。

    說起這個,就不得不說衛殊為什么會離開家了,生在書香世家雖然說出去也是響當當的名門大戶,但名門也有名門的壞處。

    因為他們不僅保存了國粹也留取了糟粕,比如在自己還是個胚胎的時候就被大人們玩笑間一句話給她指腹為婚了。

    而她的未婚夫是一個比自己大四歲海歸,據說顏值挺高,但她衛殊六尺之軀已經許國自然再難許卿了。

    當然這是借口,她只是不想被人安排自己的一生而已,所以才去了某秘密基地,最終成功的在三十歲這年舍身殉職。

    下午的陽光還是略有些刺眼,院子中有一顆已經快二十年的桃樹,長得比房子還高,春風四月正是開的一樹繁花的時候。

    陽光透過花枝斑駁的灑在衛殊的身上。給原本款式簡單天藍色的衣裙上瀲滟上了一身花色,

    本該是嬌花配美人,奈何她嘴巴上那顆狗尾巴實在煞風景。

    “殊兒,是你在上面嗎?”

    一個略有些低啞的男聲傳至耳邊,衛殊翻過身趴在屋頂上定定的看著墻外站著的白衣少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大抵說的就是這樣的少年吧。

    風輕輕一吹帶落了一大片的桃花落了白衣少年一身,他眉眼含笑望著她竟有些寵溺的味道。

    “你是...花無色?”

    承襲了原主的記憶,她自然認得這個人。

    說話的時候嘴里的狗尾巴草不小心掉了下去,又經風一吹不偏不倚的插在了花無色的頭頂上。

    衛殊腦子里莫名出現一句話,想要生活過得去哪能沒點綠...

    要么說這判官可真盡心盡力的還原她前世的生活軌跡呢,她現在這個身份也叫衛殊,名字甚至長相都一樣,就是年紀才十三歲,但她照鏡子比對過,前世自己十三歲的時候就長這個樣子,大千世界真是所有離奇事都讓她趕上了。

    而且同樣的還給了她一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就是眼前這個少年,青城首富之子花無色,也是正好大她四歲。

    “你來干嘛,跟他們一樣看怪物來了?”

    衛殊語氣不善,這些天以來衛家的大門已經被踏破了,那些三姑六婆,甚至連三姑六婆的表弟的鄰居的老婆的弟媳婦的侄子的嬸嬸都借著關心她的名義來打探虛實,然后出了衛府大門就把她渲染成了會吃人的妖怪。

    只是...如此一來...花家應該會解除婚約吧?

    衛殊瞇起了眼睛,跟貓科動物盯著獵物的眼神一般看著花無色,突然哈哈大笑,看的花無色一愣。

    “殊兒你這是...怎么了?”

    衛殊從屋頂上輕輕一躍落在花無色面前,驚得他嘴巴張的都能直接塞進去一個拳頭了,什么時候他的未婚妻竟能這般上躥下跳了?

    而原本衛殊是下意識的動作要跟他勾肩搭背就跟好哥們兒一樣,但奈何兩人身高差距實在太過懸殊。

    倒不是她太矮,而是花無色太高,她才到人家胸口的位置而已。

    于是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出一副哥們兒我理解你的神情道:“早說嘛怕啥呀,來都來了還偷偷摸摸的,不就是退個婚嘛,多大事兒呀,還怕我爹放狗咬你不成?”

    “不是這樣的,殊兒你誤會了...”

    “誤會啥呀,沒啥誤會的,走,先去見我爹吧!”

    花無色還來不及解釋就被衛殊拽著直接從地上一躍跳進了墻內,衛殊略有些嫌棄的撇了他一眼,心道古人不經常喜歡云大丈夫敢做敢當嗎?

    怎么這人連退個婚都擰擰把把的不利索。

    也罷,反正自己也不想跟一個完全不了解的人在一起過日子,她也接受不了當有一天自己人生的價值變得只剩下為男人生兒育女。

    他想退婚,索性自己幫他一把吧!

    衛宅花廳

    衛員外夫婦倆個正大眼瞪小眼為了這些天發生在女兒身上的事情焦頭爛額一籌莫展。

    衛夫人三十歲出頭的年紀,因保養得當看上去也至多只有二十幾歲,一雙紅腫的眼睛說明她哭了很多次。

    至于為什么哭,這很顯而易見。

    “老爺...怎么這種事就發生在咱們女兒身上呢?”

    衛員外微微皺眉;“夫人是指殊兒死而復生的事嗎?我倒覺得外面的閑言碎語不算什么,只要我的寶貝女兒她回來了就好!”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沉迷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