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 庶女涼薄 > 當真有有趣

當真有有趣

作者:挪音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250476/5919318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洛久清淡然的伸手取下面具,面色如常的她雙眸明亮,竟然絲毫不像一個剛剛被人非禮過的女子。

    “大哥。”洛久清笑著扳正玉面羅剎的身子,看著那雙妖媚的眼眸,想說什么卻不知如何開口,便顧左右而言其他道:“你啊……看起來比我一個女子要美得多,卻又為什么,要戴這冰冷的面具遮住容顏呢?”

    “因為本座厭惡那些女子如狼似虎的看著本座。”玉面羅剎平靜的對洛久清說:“可是如果清兒可以盯著本座如狼似虎的看,我……我會很高興的。”語罷他又加一句:“不要和我攀親,我不是你大哥。”

    洛久清只是淡淡的笑,伸手輕柔的為玉面羅剎戴好面具,“再有半個月,久清就要辭行了。”

    “呵……”玉面羅剎輕聲笑了一下,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果然啊……”

    洛久清往一旁挪,讓兩人靠的不那么近,“畢竟,他是王上。你以為他當真是給我選擇了?”

    “墨子臨的意思……”玉面羅剎慢悠悠的說:“是讓你入宮為妃么?”

    “自然不是。”洛久清失笑一般搖了搖頭,“他讓我盯著歲靜王,怎么可能讓我做他的妃子?”

    歲靜王……?

    那個一心求仙問道的王爺……墨子臨果然是墨子臨,竟然連不問世事的親生弟弟也不放過……玉面羅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翌日清晨,就見屋外是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冷的洛久清不由得緊了緊身上的被子,突然之間她感覺自己喉嚨一緊,心口一顫一顫的疼,疼的讓人不敢呼吸。

    最近思慮過多,很明顯是胸悶的更嚴重了。洛久清心里狠狠的命令自己堅持下來,等一波又一波的疼痛潮水一般退去的時候,她終于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聽見有人自天那頭喊她“小姐!小姐!”

    “郎中,我家小姐如何了?”

    “唔……就是她的頑疾而已,說重也不重。每日喝半碗蓮藕湯也就是了,再就是多食紅棗。年紀輕輕的女娃,不該有此頑疾才對。想要根治卻是不能了,但是可以抑制使不再犯。”

    “軟羽……”洛久清努力微笑著,悠悠轉醒道:“你何故那樣緊張……這也并非第一次了……”

    “小姐……”

    “咳咳……”洛久清昏睡這么久,嗓子疼得很,但還是一直微笑著說:“吃藥養著就好了。讓藥房繼續做人參淡脾丸吧。”

    人參淡脾丸?!軟羽連忙搖搖頭:“這味藥大補,可不敢……”

    “吃著很快就好了。”洛久清嘟囔著:“給我倒杯茶吧,我再睡一覺。軟羽,把郎中送出去。”

    “是……”

    洛久清輕輕合上眼睛,心中郁氣糾結,不由得長舒一口氣。自己這樣子,倒看得出是個短命鬼呢!洛久清苦笑,但愿死前,可以達成夙愿!

    很快就到了和墨子臨約定的日子,這段時間一直在養病,心緒不佳,再加上玉面羅剎從未來探望過,居然對他有一種愧疚感。

    “久情姑娘。”傅潤茗敲敲門,微笑道:“潤茗來告別。”

    “你要走?”洛久清抬眸望去。

    傅潤茗永遠那副翩翩公子的樣子,淡淡的微笑道:“不是在下,是姑娘。”

    “我……”洛久清頓時說不出話來。

    “潤茗曾經天真的以為,姑娘和在下是一類人……”傅潤茗緩緩道:“如今……潤茗完全看出來了,我們并非相同的人,姑娘更明白自己要什么,而且,比潤茗更加……無情。”語罷傅潤茗行了個中規中矩的禮,“在下,告退。”

    十分反常的是,聽聞此話的洛久清,唇畔含了一縷若有若無的笑意……

    “軟羽,告訴王上,我的意思是,去。”

    沒過幾日,就到了十五,是該去墨子臨那里的日子了。

    墨子臨讓洛久清去京城東邊的一座行宮,說是可以避開宮中的耳目。

    行駛的馬車中,軟羽怯生生的問洛久清,“小姐,為何不帶湖月?”

    洛久清端莊的笑:“門主那里更加需要她。”

    雖然軟羽還是不明白,但還是識時務的選擇了閉嘴。

    就這樣,主仆二人一路無話。

    將近走了一天,終于到了。

    洛久清不動聲色的打量東雪宮,據說這是冬日賞雪最美的地方,這里也確實很美,而且亭臺樓閣都有種江南的雅致,并不顯得十分奢靡。

    墨子臨今日并未來此,是這里的宮人為洛久清擇的房間,這東雪宮的宮人也少的可憐,而且三緘其口,一副不愿多談的樣子。

    就這么百無聊賴的過了幾日,洛久清甚至以為墨子臨在耍她,心中隱隱迸發怒火之時,墨子臨來了。

    “讓你久等。”就這一句平平淡淡的話,沒有解釋,更沒有歉意。

    洛久清揚起譏諷的笑容,“王上向來喜歡這么把人晾在一邊嗎?”

    墨子臨冷漠的瞥一眼洛久清,聲音平靜的讓人捉摸不透,“不要多事。”

    “王上的意思是久清多事?”洛久清得體的笑著,輕聲道:“可是,王上叫久清來此是何意思?”

    “來了解墨子沾。”

    墨子沾,天性寡淡的王爺。洛久清越聽越覺得這種人不可能造反。

    “歲靜天生聰穎,不到四歲已然可以背出一整套《孫子兵法》,故而和歲靜說話時,你也要放機靈。”墨子沾的聲音仿佛還回響在耳畔,“他生性對萬事萬物都無所謂,但孤看不透他是不是假裝……你若是入了府,每個月十五孤和歲靜都會相約這里,你只要把準備好的字條放入茶杯底部就是了。”

    夜深人靜,洛久清卻久久無法入睡,一直想著墨子臨所講述的墨子沾,感覺,很微妙。

    其實墨子臨給洛久清的信息并不太多,給人的感覺好像就連他自己,也不是非常了解這個弟弟。這倒是勾起了久清的好奇心,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寡淡到連周遭之人都對他全無所知?這個墨子沾,當真,有趣。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chaptererror;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沉迷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