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1997輝煌人生 > 第兩百四十一章 卡戴珊

第兩百四十一章 卡戴珊

作者:戲芝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24/765026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芭爾也是按照這樣的策略在執行的,她繼續和陸秋在一起,只是不斷暴露自己性格上的缺陷,讓陸秋討厭她,對待陸秋的態度也循序漸進的冷淡,這套策略最開始很有效果,直到那次慈善晚宴,出了一些意外,才讓陸丘不得不感嘆,有些事終歸人算不如天算,正所謂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秘密想要隱瞞一輩子,除非沒有秘密,不然終歸是不可能的!

    慈善晚宴無論在美國的哪里都很普遍的,畢竟上流社會的人們在享受人生的同時,也有刷聲望值的需要,而這就醞釀出了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慈善晚宴。

    芭爾參加的這個是在洛杉磯舉行的,逼格屬于中上,各路娛樂體育明星比較多,政商圈子里的大鱷占比比較少。

    這也是陸秋之前打電話通知芭爾的那個慈善晚宴,對陸秋而言,她覺得自己帶著芭爾出席這樣的場合,已經等于是公開兩人的關系,作為一個東方人,并且是女性,她覺得這已經充分展現了自己對芭爾的愛有多真摯。

    其實芭爾也明白陸秋對她的感情,可她真的沒有辦法,陸丘就像是命中注定的那個存在,讓她寧可付出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所以對于陸秋,她只能辜負,這也讓她開始用更惡劣的態度對待陸秋。

    譬如當陸丘講了一個笑話,“說有一個嫖客,把錢花光了,老鴇辦了桌酒席送他,剛舉起酒杯,下起雨來。嫖客說:“雨落天留客,天留人不留。”老鴇念其花了錢,勉為其難又留他一晚。第二天下雪,又留一晚。第三天起風了,嫖客還想老鴇留他。老鴇道:“今番官人沒錢,風留(流)不成嘍!””

    陸秋聽完哈哈大笑,看著濟濟一堂的明星名人,說道:“色老哥你嘴真毒,諷刺這些明星都不是好鳥。”話說這逼格不高的晚宴,客人也是良莠不齊,一些體育明星甚至都是艷星結對來參加,甚至帶著骨肉皮的都有,正所謂有錢的時候,風流快活,等到這些人破產變成窮光蛋,別說女人了,估計找頭母狗都困難嘍!

    不過陸秋這笑聲還沒停住,芭爾就怒了,“秋你笑什么!這么多人在,你這樣很失態知道嗎!太讓我失望了!我去下洗手間!”妮子怒沖沖離開,猶不忘回頭狠瞪陸秋一眼。

    陸秋感覺遭受了無妄之災,而且最近幾天這樣的情況經常上演,她忍不住道:“也不知道芭爾最近是怎么了,喜怒無常的,色老哥你知不知道?”

    陸丘心里突突,趕緊道:“我怎么會知道,要不你問蓋爾去,對了,她正和朋友聊天呢,你去問她吧!”

    陸丘是和蓋爾一起來的晚宴,蓋爾湊巧碰到同樣從以色列來的舊友,正熱絡的說著話。

    陸秋想了想就走過去,都是以色列人,也許蓋爾和她的朋友都能給她一些怎樣安撫芭爾的意見。

    小秋一走,陸丘趁她不注意也開溜,直奔洗手間的方向,然后在洗手間門口就看到芭爾在那心急如焚的等著,看到他來,妮子一把把他拽進女洗手間,進到一個隔間里,從里頭把門一鎖,妮子褪下陸丘的褲子,就蹲下去忙活。

    很顯然,妮子是被陸丘想壞了,哪怕不怎么衛生,也是毫不在乎,甚至因而更加的癡迷陶醉!

    陸丘被刺激的不能忍,拉過妮子開戰,一時忘形,撞擊的猛烈,發出明顯的聲音。

    二人都有所警覺,打算放輕動作,忽然隔壁的隔間里也傳出撞擊聲和銷魂蝕骨的叫聲,而且女的叫的相當風騷,男的的沖擊力也很猛,撞的隔間的墻都砰砰作響。

    這刺激到了陸丘和芭爾。

    芭爾媚眼如絲道:“老公,人家可比那個騷娘們會叫多了,不信你聽著。”妮子也開始浪叫,技巧真的不遜色隔壁的女人。

    陸丘道:“芭爾寶貝這是想要跟他們比試一番,老公就怕打擊的那個男人從此改變性向啊!”

    嘴上這么說,身體卻在誠實的攻城略地,只要把芭爾送上最美妙的天堂。

    于是,外邊一群名人談笑風生,道貌岸然,而女洗手間里,卻在上演最原始的狂野競賽,中間兩個隔間發出啪啪的猛烈響聲,夾雜著男人的喘息和女人那讓人心馳神蕩的叫喊。

    雙方的啪啪大賽異常的激烈,因為都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他們甚至連被人發現都不管不顧,自顧享受,而帶來的直接后果,就是一些來洗手間的女人在洗手池旁呆住了。

    太無恥了,太下流了!

    怎么可以這個樣子,簡直沒有半點的教養!

    開始女人們都是氣憤、不滿,甚至在想肯定是一些惡心的家伙混進了晚宴,才會發生這種不堪入目的事情。

    可是隨著時間推移,戰斗還在繼續,而兩個女人均發出類似哭泣一般舒服到極點的那種聲音,這讓女人們的心思全都變了。

    好強悍啊!

    真的太強悍了,感覺上兩個賤女人都已經高潮了好幾次了!

    哦,我有多久沒嘗過那滋味了,真想讓她們的男人也來干我啊!

    好吧,這一群或是明星或是貴婦的存在,都被激起了內心潛在的狂野,有的甚至按捺不住把手探進了裙子里頭,猛烈的動作。

    女洗手間里的氣氛一時糜爛不堪。

    然后比賽很自然的分出了勝負,結果自不用說,陸丘完勝。

    隔壁的男女在男人發出低吼后,草草結束,而陸丘這里,簡直連平日里實力的百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他繼續征伐芭爾,直到把芭爾折騰到連哭都哭不出,只能發出類似快要斷氣那樣的急促的呼吸,舒服到身體完全支撐不住,陸丘才不得不停下來,忍不住道:“芭爾寶貝,光是你一個人不夠的,下次你得和姐妹們一起才行。”

    說完,他攙扶著芭爾走出隔間。

    “咦,怎么這么多人!”

    陸丘嚇一跳,因為隔間外一溜貴婦人站在那里,均是用吃人的眼神盯著他,尤其是他兩腿之間!

    這群人中比較醒目的是一對男女,一個黑人和一個風騷入骨的美婦,陸丘一眼就認出那美婦,赫然就是日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卡婊家族的科勒卡戴珊!

    哇喔,那屁股果然大如圓盤啊!

    陸丘忍不住贊嘆,因為看到卡婊一邊看著他,一邊把她的大屁股放在黑人的關鍵部位磨蹭,可惜那位黑哥們明顯被榨干了,站立都有些困難,哪還有可能繼續表現,倒是陸丘不受控制的給出反應,頓時把卡婊和一眾貴婦都看的渾身發抖!

    好大!

    還好猛!

    都把那個賤貨弄的站不住了,竟然還這么強!

    那個黑人跟他比起來簡直就是幼兒園小朋友!

    天呢,這個東方人到底是誰啊!讓他來干我吧!

    雖然沒有讀心術,可是只看一眾女人那發騷發浪的表情,陸丘就知道她們在想什么,不禁一陣尷尬,趕緊攙著芭爾離開女洗手間。

    出去又緩了一會兒,芭爾才幸福的長出口氣,迷醉的看著陸丘道:“老公,人家真的再也離不開你了,就讓人家和小秋說清楚,好不好嘛!”

    陸丘苦笑道:“我也想簡單的解決問題,可是我怕小秋鉆牛角尖,她對你用情可夠深的,還是慢慢來,好不好?”

    芭爾幽怨的點點頭,隨即道:“不過人家想要的時候老公必須幫人家解決,要不然人家就不答應。”

    陸丘趕忙安撫,“好的好的,只要我的芭爾寶貝想要,隨時都可以。”兩人摟在一起,一通熱吻,良久才分開,整理一番,確定沒有異樣,才各自回去。

    “老公你來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阿隆娜塔爾,我們以前在以色列就認識,她現在是好萊塢的明星了呢!”

    回到蓋爾這里,蓋爾向他介紹了她的以色列朋友,小秋也在旁邊,貌似和阿隆娜聊的不錯的感覺。

    陸丘點點頭,“你好卡爾小姐,不知道以色列是不是特別養人,不然我認識的以色列女孩為什么都那么漂亮呢!真是奇怪!”

    阿隆那卡爾笑道:“陸你果然和蓋爾說的那樣,是個油嘴滑舌的家伙,你這樣會讓我誤會你想泡我的?”

    陸丘不置可否,笑道:“那要看我的蓋爾寶貝同不同意,我本人是沒有意見的。”

    蓋爾狠狠瞪陸丘一眼,“色老公,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難道不知道你的風流名聲舉世皆知嗎!阿隆那才不會被你騙過呢,對不對?”

    阿隆那卡爾點頭道:“沒錯,陸你可是肯尼亞第一先生,這樣的身份還有可能娶別的女人嘛?我可是為我們家蓋爾鳴不平喲!”

    提到這個,蓋爾不免黯然神傷,幽怨的看著陸丘。

    陸丘對于阿隆那提到這點頗為不爽,忍住沒有發作,正想和蓋爾提一嘴肯尼亞已經通過一夫多妻制法案的時候,忽然聽到芭爾大喊道:“走開啊,你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芭爾的聲音很大,幾乎所有人都被驚動,循聲望過去,就發現一個黑人正在糾纏這位火辣性感的以色列美女,黑人身旁還有一個美女貌似在勸阻。

    “麥坎茨,你不要再這樣了,芭爾小姐真的可以報警告你騷擾了!”

    卡婊科勒貌似站在芭爾這邊,阻攔那個黑人。

    那黑人卻好像喝多了酒,罵罵咧咧道:“臭婊子滾開,嫌棄我能力不夠,那我就證明給你看看,不是我能力不夠,而是你魅力不足,我要是干她,也一樣能干得她欲仙欲死!”這貨一把推開卡婊,餓狼樣等著芭爾。

    卡婊差點摔倒,好在被人及時攙住。

    “小心,摔到可容易受傷。”溫潤如玉的提醒,卡戴珊看清楚扶她的人,頓時愣住,按捺不住的春心蕩漾,那赫然是陸丘!

    不過陸丘只是過來幫芭爾,順手扶一把卡婊,根本沒放在心上,轉過頭就趕緊來到芭爾身邊,詢問發生了什么。

    蓋爾、陸秋自然也過來,陸秋尤其顯得擔心,過來后問都不問,就對著那黑人齜牙,“向芭爾道歉,不然我要你后悔!”

    在場的許多人都知道陸秋的身份,當然,對于陸丘就更是如此,這主要是槍擊案的功勞,而那風波雖然過去,但陸丘因為與政府方面的關系比較差,又對吉倫哈爾趕盡殺絕,出于兔死狐悲的心態,這些人對陸丘的觀感都并不好,而且有門路的還知道盤古與蘋果和軟銀交惡,有這樣強大的對手,他們都從心里不看好盤古的未來,所以明知道陸丘是一名超級富豪,在這場晚宴也沒有得到多少關注,作為陸丘妹妹的陸秋就更是如此了。

    當然,這也跟晚宴的逼格不高有關系,如果真是一個政商兩界大人物云集的晚宴,那敢疏忽陸丘的絕對沒有一個,甚至喬布斯、孫正義都得擠著笑跟他打招呼,因為只有這些高層人士,才知道陸丘真正的實力有多恐怖,不說別人,就拿喬布斯來說,他信心滿滿推出的蘋果一代,目前為止已經是被瑤池壓制的只能茍延殘喘,他已經高估了陸丘,可事到臨頭卻發現,這高估竟然還是大大的低估,孫正義就更不用說了,日夜期盼著盤古資金鏈斷裂,可到現在都還安然無恙,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盤古最近不惜代價購買的cds空單合約上,所以房地產市場繼續繁榮,就是孫正義最大的希冀!

    言歸正傳,恰恰是因為沒有喬布斯、孫正義這樣的高端人士參加,這些逼格不高的明星名人才不知道陸丘的實力有多恐怖,也才不清楚作為陸丘妹妹,掌控著盤古巨大資源的陸秋同樣也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之一。

    所以在陸丘向那個黑人發難的時候,有些人甚至還幸災樂禍,站在了那個黑人的行列。

    “這個亞洲小妞瘋了嗎,麥坎茨不過是搭個訕,至于反應這樣激烈嗎?”

    “不過麥坎茨眼光不錯,這位美人連我看著都心動了,喂美女,給我留個電話唄!”

    話說一群體育圈的牲口竟然在這當口挑戰陸秋的忍耐力。

    陸秋怒火中燒,銳利的目光掃過每一個說話的混蛋,她拉起芭爾的手道:“芭爾是我的未婚妻,我記住你們每一個人了,有nba的,nfl的,也有mlb的,都是體育明星是嗎!如果你們不馬上道歉,我可以告訴你們,未來你們的職業生涯都將變得黯淡無光,甚至失業,為此我就是買下你們的母隊都在所不惜!”

    “哈,這個亞洲妞夠能胡吹大氣的!”

    “就是,還買下我們的母隊,你以為你是比爾蓋茨啊!”

    ………

    忽然這些家伙的聲音沒了,因為有人提醒了他們,陸秋的哥哥就是站在一旁暫時沒說話的陸丘,而陸丘看他們的眼神更加恐怖,雖然陸丘的體型大小和他們比起來相差好多,可不知道為什么,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他們每個人都會從內心深處感到一股冷意,甚至禁不住的想打冷顫!

    “對不起陸,麥坎茨他是喝醉了,不是真的要騷擾芭爾小姐,請你們不要見怪。”卻是科勒這位卡婊在這種時候仍然站出來給麥坎茨打圓場,美眸閃動著異樣的光芒看著陸丘。

    陸丘微微蹙眉,因為感覺科勒的說話口吻過于親昵,有一種她們是老相識的感覺。

    蓋爾就忍不住低聲道:“老公,你是不是和這個賤貨有一腿?”她使勁掐陸丘的腰間肉。

    陸丘解釋道:“沒有,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我發誓。”

    “那那個賤貨看你的眼神恨不能自己洗干凈送到你床上,我才不信!”

    好在芭爾及時道:“蓋爾你誤會老公了,之前我倆在洗手間瘋,那個賤人也跟那個混蛋在隔壁搞事,完后那個混蛋嫉妒老公太強,才故意來騷擾我!”

    芭爾聲音很小,只有蓋爾聽到,妮子一瞪眼,不滿道:“難怪了,不過那個混蛋敢騷擾你,這絕逼不能忍啊,老公,必須給他點顏色看!”

    陸丘立馬點頭,不用蓋爾說他也不能忍的,不過還沒等他撂狠話,事情就失控了,卻是那個麥坎茨忽然笑道:“哈哈哈哈,你說她是你的未婚妻,那真是太有趣了,這么說你們是一對同性戀人,哦,好多人都說同性戀是真愛,我還以為是真的,直到剛剛在洗手間見證了你的未婚妻和那位激烈的啪啪,我才知道,那根本就是胡說,對了,那位是你哥哥吧,自己的未婚妻被哥哥搞的站都站不穩,我很想知道你現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哈哈哈哈!”

    麥坎茨笑的很狂,換做其他任何時候,陸丘絕逼上去一掌拍飛他,他現在也有那個實力,可偏偏這次不行,因為妹妹陸秋已經轉過身,悲憤欲絕的看著他。

    “哥,那個混蛋說的是不是真的?”陸秋質問。

    陸丘無言以對,“我…那個。”

    芭爾不想男人為難,干脆坦白道:“秋,是我,一切問題都在我身上,是我為老公著迷,甘愿做他的女人,你要怪就怪我吧!”

    “啪!”

    陸秋終歸沒有怪芭爾,她狠狠給了陸丘一巴掌,遠比當日為了布雅給陸丘的那一巴掌要狠要決絕的多,然后妮子流著淚,決然而去!

    陸丘擔心她出問題,趕緊示意芭爾跟去安慰。

    芭爾和蓋爾都追出去,剩下陸丘面對得意的麥坎茨,也沒了當場給他教訓的心思,撂下句:“你會為今天的事后悔的,因為你的職業生涯從這刻開始就已經宣告結束,你就為此祭奠吧!”

    說完陸丘也匆匆離去,因為實在放心不下陸秋,他感覺,芭爾這件事對小秋傷害太大,萬一做出什么過激的事情,那就后悔莫及了!

    事實證明陸丘的擔心不是多余的,不久后當他與蓋爾和芭爾匯合后,得知兩人都沒有追上陸秋,而陸秋的電話也處于無法接通狀態,這種失聯狀態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絲毫的改善,甚至哈里森、jeff那邊也都發動人到處找,到反饋回陸秋所有的朋友同學那都沒有消息的時候,陸丘的擔心攀上了一個頂峰。

    他在客廳焦躁的來回踱步,問簡和妮可,“聯系布雅,我要肯尼亞使館出面,讓fbi、CIA幫我找小秋!”

    簡和尼克相互看看,沒有說話。

    蓋爾道:“老公,小秋不是肯尼亞籍,布雅出面也沒用的。”

    陸丘也知道自己有病急亂投醫的嫌疑,只是一想到小秋出事,他這心里就狂跳不已。

    那可是這世的他啊!

    他們之間是有著超脫了血緣的不可思議的聯系的!

    只是這聯系沒法對任何人說!

    小秋啊,你可千萬不能想不開,千萬不能啊!

    “對不起老公,如果不是我任性胡來,今天的事就不會發生了。”芭爾無比的自責,縮在沙發里啜泣。

    女人們也都各自發動關系在尋找陸秋,顧不上安慰。

    陸丘過去摟住芭爾,“芭爾寶貝不用自責,這與你無關,是我的問題,布雅那會兒就已經是我的問題了!”

    蓋爾來到兩人身邊,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陸丘注意到,問道:“蓋爾寶貝有什么要說的嗎?”

    蓋爾搖了搖頭,終究還是沒忍住道:“老公,你和小秋其實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為什么。”

    “好了。”陸丘打斷蓋爾,他明白蓋爾的意思,事實上女人們對此早都有疑惑,初時她們還擔心陸丘和小秋之間不單純,后來發現是杞人憂天,陸丘真的把小秋當妹妹,再后來,小秋性向跑偏,反倒輪到諸女動起心思,試圖攛掇陸丘幫小秋掰過來,所以蓋爾只是說個前頭,后面的意思陸丘就清楚無誤了。

    “小秋是我妹妹,哪怕沒有血緣關系,這事實也不能改變,所以蓋爾寶貝,你明白的。”

    蓋爾點點頭,老公的態度依舊這么的堅決,對他而言,天下美女都可以收盡,可唯獨不能碰陸秋。

    這真是老公最讓人難以理解的執拗了!

    陸丘也無從解釋,只能避開這個話題,繼續安撫芭爾。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沉迷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