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1997輝煌人生 > 第兩百二十六章 極限二十一點

第兩百二十六章 極限二十一點

作者:戲芝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24/4414924.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處理完記者的事,陸丘帶著兩個女保鏢,直奔客廳,在那里,蓋爾還在對著天空發呆,自我封閉,現在,是該解決這個妮子的問題了!

    “女婿,你來了!”看到陸丘,西蒙激動又高興,女兒只有在見到這個女婿才會有反應,說上兩句話,連他這個父親都理都不理。

    陸丘對西蒙道:“蓋爾還是老樣子嗎?”

    西蒙點頭,擔心的道:“還是那樣,女婿,要不咱們把她送醫院吧!”

    陸丘眉頭一蹙,“心病還須心藥醫,送醫院沒用的,如果岳父你相信我的話,把蓋爾交給我好嗎?”

    西蒙從陸丘眼中看到了真誠和自信,毫不猶豫的點頭:“恩,我把蓋爾交給女婿你了,只要能治好她,你怎么樣都可以!”

    陸丘得到西蒙的認可,沖兩個女保鏢道:“簡、妮可,把蓋爾帶走啊!”

    兩個性感的黑珍珠毫不猶豫的執行,沖進客廳,把還在對著天空發呆的蓋爾左右挾起,強制性的給她換上衣服,然后不由分說的拖著她離開。

    蓋爾沒有反抗,逆來順受,在看到陸丘的時候,她木然道:“我的身體就這樣讓你著迷,不惜再強迫我嗎?”

    陸丘好不郁悶,他真的不是要干那事好不?

    不過回答也只是蒼白無力,不如用事實告訴蓋爾答案。

    他對兩個美女保鏢點點頭,又對西蒙道:“岳父放心吧,我會還你一個正常的蓋爾的!我們走!”

    蓋爾一直在痛恨一樣東西,那就是勇氣。

    勇氣是什么呢?

    她還記得小時候看過一本插畫書,那時候是父親手把手的對著插畫講給她聽。

    父親說:“勇氣是你第一次騎車不用安全輪。”

    “是你有兩塊糖,卻能留下一塊到第二天。”

    “是努力藏起你小氣嫉妒的一面。”

    …….

    “是從頭開始以及必要的時候說聲再見!”

    現在的她多希望自己能有著從頭開始和說再見的勇氣啊!

    哪怕只是擁有其中之一也好!

    可她做不到!

    她已經沒有從頭開始的勇氣,更沒有說再見的決絕!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男人,那個奪走了她一起,又曾經在血泊中沖著她微笑的男人!

    無數次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她都想沖他大吼,為什么面對槍口的時候不成全她,為什么總是如同魔鬼一樣出現在她的生活里,為什么!

    讓我離開這世界不好嗎!

    離開你,離開一切!

    可即便是這樣的勇氣她也拿不出來。

    每一次看著天空,看著偶然掠過云端的飛機,她只能幻想著從那上面跳下,然后墜落,一切歸于虛無!

    然而幻想終歸是幻想,她還有愛的父親,還有關心她的朋友,最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竟然割舍不下那個壞人,那個讓她陷入這般境地的那個男人!

    甚至每一次涂鴉,每一次疲憊不堪的睡著,那個壞人的身影都會出現在她眼前。

    他總是帶著那種邪惡的笑,總是讓她想起在拉斯維加斯那一場狂亂,還有與查理茲一起的瘋狂。

    她承認,她的身體和靈魂都對那個男人產生了迷戀,尤其看到他倒在血泊中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心仿佛隨著男人的倒下已經破碎了!

    男人終歸逃過了那一劫。

    好人不償命,禍害遺千年。

    她卻陷入了精神的囚籠,窮途末路!

    現在,男人又出現了,依舊那么霸道、獨裁,把她從逃避的世界帶走,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是再來一次狂暴的迷亂?還是從此決然離去,兩不相干?

    前者讓她期待又恐懼,后者讓她恐懼又期待。

    那兩個女人又是哪里來的呢?

    作為保鏢,她們性感的過分了!

    而且,她們看男人的眼神都是那樣的,仿似隨時都可以把一切敬獻給男人,毫不猶豫!

    她們不是奴隸,卻比奴隸還要聽話。

    她們對男人的服從已經是進入骨髓,哪怕他讓她們把自己扒光,她們也會毫不猶豫,讓她們把自己扒光,更是樂意為之。

    她們是保鏢,更是信徒。

    男人就是她們的信仰,是她們的一切!

    從她們的身上,她無比清晰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這可悲嗎?

    不!有信仰的人永遠都不可悲!

    可悲的是她,沒有信仰,只想死亡!

    “要帶我去哪里?地獄?還是天堂?”

    當一切已成定局,她這樣問男人。

    兩個信徒坐在她的左右,她們美的如同黑珍珠,身體自骨髓里透著彈性和活力!

    這讓她的心神有些分散,男人察覺到了這點,用她熟悉的邪笑道:“無論地獄還是天堂,都一定是讓你享受到曼妙的地方,不是嗎?”

    她想否定,不想承認自己是個罪惡的人,因為對女人的欲望讓她違背了猶太教的教義,顯得她充滿罪惡!

    之所以陷入精神的囚籠,信仰與自我的矛盾也是主要原因!

    兩個信徒向她湊近了許多,身體開始擠壓她,她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誘惑,如此的富有青春氣息和驚人的彈性!

    她有些羞惱,因為這都是那個男人授意的。

    她想質問,“為什么你們這么聽話!難道你們沒有自我嗎!”

    可也知道那只是徒勞!

    她很早就知道了,除了她,每個被他征服的女人都等于失去了自我,叫簡和妮可的兩個信徒顯然也不例外,從她們看男人的眼神她就知道,甚至不用男人說話,她們兩個都無比的愿意撲上去,含住男人,給予最完美的服務,她們活在這世界的意義似乎就是為了服侍這個男人!

    “我是不會這樣的!”

    “絕對不會!”

    “哪怕是死,我也不會失去自我!”

    她在心里瘋狂的不斷的提醒自己,直到男人和他的信徒帶著她上了飛機。

    那是男人的私人飛機,她永遠都忘不了曾經就是在這架飛機里,撞破了男人和那個女人在激烈的媾和,哪怕她對男人刻骨銘心的憎恨,可在飛機里看到的那一幕,卻總是如同毒蛇樣糾纏在她的記憶深處,每每在夜深人靜時,在腦海里重播,讓她的身體火熱滾燙的難以自拔!

    讓她沉淪既有男人的因素,也有那個女人的誘惑,那個叫布雅的女人,是非洲大草原上最美的黑珍珠,是高高在上的女總統,她對她有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那甚至讓她對身邊這兩個信徒都莫名心動,因為她們跟那個女人那么的像!

    飛機升上了高空,奢華的機艙里,兩個信徒起身開始整理一些東西,那似乎是降落傘。

    她沒有跳過傘,無法準確的作出判斷,但應該就是,兩個信徒還自己背上傘包。

    “她們要跳傘嗎?”她終于忍不住問男人。

    男人站起身,大大的伸個懶腰,走到她面前,邪邪的一笑,忽然把她抱進懷里,緊緊的箍住。

    她不明就里,沒有反抗,然后兩個信徒就給她和男人背上一個連在一起降落傘,她和男人被捆綁在一起,分不開來。

    飛機的艙門陡然打開,巨大的氣壓差帶給人極大的不適感。

    兩個信徒二話不說的把她和男人抬起來,送到機艙門口。

    男人哈哈一笑,“蓋爾,你不是要品嘗死亡的味道嘛,就讓我和你一起吧!”

    話音未落,男人猛地一躍,她被巨大的力量拉扯著一起跳下了飛機,跳進了無垠的天空!

    曾經她在精神的藩籬里幻想了無數次的景象,變成了現實!

    萬米高空上,一躍而下。

    仰起頭,是蔚藍無垠的天空,還有那兩個跟隨他們一起躍下的信徒。

    耳畔勁風鼓蕩,急速下落的感覺讓身體里的血液往腦門涌去。

    下墜的速度是飛快的,但時間是漫長的,她忍不住望向男人,兩個人糾纏在一起,仿佛連體嬰兒一樣。

    “你不怕死嗎?”她大聲的問男人!

    男人笑道:“和你一起就不怕!”

    明知道這只是好聽的情話,因為那兩個信徒顯然訓練有素,對跳傘的安全度把握的十拿九穩,但在這飛速墜落、腎上腺素瘋狂分泌的時刻,她還是感動的沖動了!

    沒有夸張,她真的沖動了!

    急速下降,貼近死亡,這種極度刺激的狀態讓她體內的欲望蓬勃叢生,她回憶起了和男人每一次瘋狂的滋味,那深深烙印進身體里的快樂自動的彌漫開來,她感覺溪谷流水豐沛,欲望刺激她控制不住的要進行前所未有的瘋狂,于是在欲望的驅動下,她褪去了她的和他的褲子,然后發現男人的那里也蓬勃充血,她毫不猶豫的引導進自己的身體,兩個人就在萬米高空中,一邊下落,一邊前無古人的瘋狂著!

    在她們頭頂的簡和妮可自然看到了這幕,兩個信徒都驚呆了,哪怕她們是經歷過最殘酷的軍事訓練,并成功脫穎而出的超級精銳,可在跳傘的時候那個,仍然是超出了她們想象的極限!

    主人實在是……太讓人著迷了!

    我們的下面也都濕了,也想要主人在空中刺穿啊!

    主人,占有我們吧!

    她們內心中的吶喊得到了回應,當她們從天空中平安落地,進入那片人跡罕至的森林,她們看到主人和蓋爾無視寒冷,席地瘋狂,而當她們內心如火般熾熱的走過去的時候,瘋狂的蓋爾把她們也拖拽了進去。

    寒冷真的是最無所謂的東西了,在經歷過萬米高空的墜落,腎上腺素蓬勃到極致的狀態下,每個人的血液都是的,身體里燃燒的噴薄的都是能焚燒一切的火焰!

    簡和妮可瘋狂的和蓋爾一起服侍陸丘,她們所受的一切訓練都是為了這一刻。

    她們癡迷,她們狂亂,她們擁有著無可比擬的技巧,無論是對男人還是對女人。

    她們可以用手指用舌頭讓蓋爾瘋狂的哭泣,也可以用上下前后把主人一次次送上巔峰。

    但主人太強大了,無論多少次,都能如同初始一樣,用強大的恐怖將她們征服,除去在刺穿那開始的瞬間,溫柔的動作外,在那之后,主人都如同最兇狂的猛獸,可以征服森林里一切自認為強大的雌獸,包括蓋爾加朵!

    蓋爾真的很瘋狂!

    這個擁有完美的身材比例,五官精致到布雅女主人在調教她們的時候時不時就會提起的女人,大概是要把所有的壓抑和痛苦都一次性發泄出來,所以以不可思議的瘋狂在主人身上馳騁、享受。

    布雅女主人說過,蓋爾就是一匹烈馬,要想降服她,就要用世上最堅硬的鞭子抽打,直到她屈服!

    簡和尼克見到了世上最強硬的鞭子,不,要把子去掉,是鞭,主人的鞭,那毫無疑問把她們征服的欲仙欲死,也把蓋爾抽打的生不如死的最強之鞭!

    最終的結果是沒有懸念的。

    三個女人跪在男人的面前,膜拜那圣物。

    簡和妮可是最虔誠的信徒,甘愿獻出一切。

    蓋爾則是有所求的信徒,同樣心甘情愿的膜拜,但所求也是那么的直白。

    她要男人的征服,要刺激的體驗,她要品嘗這世界上最瘋狂最刺激的事情,只有那些模糊了生死界限的事情才能讓她變得正常!

    而蓋爾所求的這一切也都在陸丘的計劃之中,今天的高空跳傘證明了斯嘉麗和詩詩的判斷是正確的,蓋爾要擺脫精神藩籬的控制并不需要真的尋思,只要去品嘗生死之間的那種瘋狂就夠了,而最能滿足這點的就是極限運動!

    在生與死的邊緣觸摸極限,在極限中追求極致的刺激!

    蓋爾的瘋狂證明這是正確的做法,而陸丘接下來要做的更加瘋狂,那就是帶著蓋爾去體驗這世界上最刺激最瘋狂的極限競技,八大極限運動!

    在另一個時空,一部驚險刺激的極盜者,將八大極限運動勾勒的淋漓盡致。

    在這個時空,為了蓋爾,陸丘決定將極盜者和決勝二十一點合二為一,拍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極限二十一點,他要和蓋爾在拍攝過程中將這八大極限運動體驗完全!

    女人們當然是反對個計劃的,因為八大極限運動的風險實在太大,那都是最專業的極限運動員才能完成的,而且即便如此,也都是充滿了危險,隨時都可能喪命,而陸丘的計劃竟然是要和蓋爾親自上陣,替身都不用!

    這真的是太瘋狂了,普通的跳傘或者有足夠安全措施的拍攝也就罷了,可八大極限運動是最危險的挑戰,風險之大,用陸丘聘用的特技負責人的話,哪怕是專業運動員都要面臨隨時送命的危險,更不用說陸丘和蓋爾這樣的門外漢了。

    但陸丘堅持要這樣做,原因很簡單,蓋爾要想解脫精神困境,就必須經歷一次次這樣的挑戰,為了蓋爾,他必須冒險!

    女人們不同意,沒關系,那就用事實讓她們同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沉迷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