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1997輝煌人生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征服之旅 六

第三百二十九章 征服之旅 六

作者:戲芝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24/1537769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人的內心中可以有暴虐,可以有瘋狂,那都沒有關系,但一定要有憐憫之心來守住底線,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

    兩個向往暴走生活的妮子終歸是有這份憐憫之心的,對于生命,她們有著自己的尊重和憐憫,這讓陸丘倍感欣慰,當然,就算兩個妮子沒有這樣選擇,陸丘也會阻攔住,岡澤和長澤一定不會死,但桐谷和佐佐木也就會從此被陸丘打入冷宮,疏遠隔離。

    現在皆大歡喜。

    兩個妮子內心的需求得到滿足,陸丘做到了她們想要的完美情人要做的所有,而她們也因為有著底線,贏得了陸丘的愛,徹底成為后宮團的一員。

    第五和第六兩個外表清純性感內心暴走的妮子,被征服了。

    岡澤和長澤那邊的收尾陸丘沒有多余關注,全權交給了吉原健處理,只是吩咐這小舅子別太過分,稍加懲戒就可以了,另外,他還告誡吉原以后不要帶槍械,日本的槍支管控還是很嚴格的,他不希望吉原步筱田建市的后塵,因為槍支問題被送進監獄。

    吉原對此給出的回答讓陸丘哭笑不得,那貨當時就從自己的腰間掏出槍,給陸丘示范的開了兩槍。

    好吧,那竟然是仿真玩具!

    陸丘才知道自己這小舅子還是很謹慎小心的,對其也就更加放心,示意日本這邊的事情他也可以更多的參與進來,只要能給山口組帶來更多陽光的盈利,取代高山清司甚至筱田建市都是有很大可能的!

    吉原當然無比的雀躍興奮,姐夫的能量他再清楚不過,他仿佛已經可以看到自己站立在日本黑社會金字塔的頂端,傲視群雄的那一天,那簡直不要太讓人激動好不好!

    興奮的吉原因此把長澤雅美搞的吱哇亂叫,沒錯,吉原把長澤給搞了。

    姐夫讓他處理岡澤和長澤,不要太過分,他當然不敢違逆,所以就把岡澤交給手下**,自己則盡情的享用長澤。

    既然姐夫看不上長澤,那他就不客氣,對這個大長腿美女好一番折騰,享受的不要不要。

    長澤從此成為吉原的禁臠,當然獲得的回報就是在娛樂圈得到巨多的資源,很快就成長為日本娛樂圈天后級別的巨星。

    陸丘對于長澤的結局沒怎么關心,雖然泡溫泉那會兒長澤的身體讓他心動過,可相比長澤,他還有更讓他心動的女人要去征服和疼愛,那就是諸女當中的最后一位,堀北真希,倔強的、冷漠的仿佛穿著冰冷盔甲面對世人的堀北真希!

    諸女中,堀北大概是話最少的那個,也是戒備心最強的那個,又是最逆來順受的那個。

    她的性格說不上矛盾,貼切的形容其實是封閉,一種對外界的人和事抱持著警惕和拒絕的那種封閉。

    陸丘對這妮子是很有幾分疼惜的,因為了解她的家庭狀況,父母離異,兩個妹妹跟著父親,堀北則和母親一起生活,破碎的家庭帶給妮子的影響就是讓她對生活有著強烈的不安全感和戒備感。

    在與陸丘的相處中,除了與諸女一起的時候,她從沒有單獨找過陸丘,她更像是迫于壓力,才不得不敷衍了事,那種即排斥又逆來順受的情緒,表露無疑。

    陸丘當然不會強迫堀北,尤其了解她的童年經歷后,憐惜之余,陸丘甚至決定給予堀北最大的自由度,絕對不給她半點壓力,好讓她自己做出最符合心意的決定,所以哪怕在其余諸女都被陸丘征服的情況下,他也沒有去主動接觸堀北,徹徹底底的給予她自由的空間。

    但讓陸丘沒想到的是,他雖然給予了堀北空間,可堀北貌似卻給予了自己巨大的壓力,以至于那天深田恭子對陸丘道:“主人,您去看看堀北吧,我怕她會出事!”

    陸丘不明就里,“堀北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深田恭子和堀北真希關系比較親密,算是諸女中唯一一個和堀北聊得來的。

    “堀北她好久沒有去公司了,把自己關在家里,我幾次去她家都不見我,我真的擔心她會出問題。”

    陸丘微微蹙眉,“是因為我的緣故嗎?”

    深田沒說話,但從神情看是默認了。

    陸丘嘆口氣,“我是想給堀北最自由的空間的,不過現在看來她很難突破自己心里那關,也許我真的應該對她放手的。”

    “主人!”深田想說什么。

    陸丘擺手制止,把女人擁進懷里,柔聲道:“我已經有了你們,不應該太貪心的,就讓堀北去尋找自己應有的幸福吧!”

    深田很想說,成為主人的女人才是最幸福的事,堀北不應該錯過的,但陸丘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可能,對主人來說,給堀北自由會讓她更幸福吧。

    在與深田一番親熱過后,陸丘收拾起心情,親自來到堀北真希的住所,按下了門鈴。

    叮咚叮咚!

    “誰啊?”

    堀北充滿警惕的詢問聲隔著房間門傳進陸丘的耳朵。

    “是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談一下,開門吧堀北。”

    門后是短暫的沉默,然后房間門打開,露出堀北真希那張漂亮的帶著不安的美顏。

    “陸桑,你…你怎么親自過來了?”她的手不安的揉搓著衣角,美眸掃一眼陸丘后就趕緊移向一邊,不敢對視的感覺。

    陸丘關注的則是妮子的穿著打扮。

    蓬亂的頭發,頹廢的精神,還有皺巴好像穿著摸打滾爬了好幾年的睡衣。

    這可是大白天,妮子卻好像剛剛從床上爬起來,極其的萎靡不振。

    陸丘的視線穿過玄關,落向妮子身后視線可及的房間角落,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滿地的衣物、鞋襪,便當包裝、方便面杯,還有亂七八糟散落的各色碟片,妮子的家里就好像是垃圾堆一樣,沖擊著陸丘的視線。

    陸丘本來是想直截了當的和妮子把事情說清楚,但看到這情形他改了主意。

    “堀北,陪我出去走走吧,好嗎?”

    堀北一愣,“我…我可以不出去嗎?”

    陸丘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不可以,馬上去換衣服,跟我走!”陸丘的臉色陰沉,望向堀北的眼神帶著強大的壓迫感。

    堀北骨子里的軟弱被激發,受驚小鹿樣趕緊點頭:“恩,我這就換衣服,陸桑稍等。”

    妮子趕緊回去換裝。

    陸丘的表情稍稍緩和,妮子的墮落和自閉讓他很是擔心,所以不惜用威逼的方式強迫妮子跟他出門走走。

    很快妮子便把衣服換好,短款的青褐色連衣裙,下擺很短,距離膝蓋都還有一只手掌的距離,把妮子的一雙美腿完美呈現出來,上身則外套薄款牛仔夾克,敞著懷,來到陸丘近前的時候,撲面而來的都是甜美活潑又不失性感誘惑的氣息!

    陸丘道:“這樣不是很好嘛,天天窩在家里,難道要把你的美留給空氣欣賞?”

    堀北小臉一紅,“陸桑,我們接下來去哪里啊?”

    陸丘其實沒什么計劃,便道:“你平常沒事會去什么地方?”

    堀北想了想,“我喜歡去登東京塔,然后從玻璃展望臺俯瞰東京。”

    妮子提起這個微微有些興奮,貌似這是她比較喜歡做的一件事。

    陸丘聞聽道:“好,那我們就去等東京塔!”他牽起妮子的手,不由分說的扯著她離開。

    東京塔是目下東京最高的建筑物,高度接近三百四十米,陸丘和堀北是徒步來到了這位于東京都港區芝公園的高塔前。

    堀北以為陸丘是會開車過來,可陸丘為了讓她多多運動,竟然放棄以車代步,而是牽著她的手硬是徒步走過來,以至于到了東京塔下的時候,天色都已經晚了,堀北更是累的氣喘吁吁,支撐不住的感覺。

    這點運動量對于陸丘而言自然是微不足道,他沖堀北笑道:“這就是不多多運動的結果,累到不行了吧?”

    堀北沖他擠出勉強的笑,說不出話來。

    陸丘仰起頭。

    夜晚的東京塔被燦爛的光源包圍著,因為是夏季,燈光的眼色都是白色,其他三個季節則是橙色,以作區分。

    陸丘道:“堀北你說的玻璃瞭望臺是那塊那個嗎?”陸丘指著大約兩百多米的地方,問堀北真希。

    堀北的氣息喘勻了許多,說道:“恩,那里可以俯瞰全東京,真的很美的。”

    陸丘點頭,“登高攬勝,居高臨下,除了恐高癥患者,每個人都對高度是有著偏愛的,不過堀北你現在還有力氣爬上去嗎?”

    堀北苦笑搖頭,“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陸丘哈哈一笑,到堀北面前半蹲下,高度剛好可以讓堀北爬到他背上,說道:“上來吧,今天就讓我背著你去看一下完整的東京城!”

    堀北看著陸丘的后背,一時有些發愣,到陸丘又提醒她一遍,才反應過來,然后趕緊的趴到陸丘背上。

    陸丘用雙手抓住妮子光滑如綢緞的雙腿,用力,走起,飛一般奔向東京塔。

    “堀北,想嘗試一下刺激的玩法嗎?”陸丘忽然問堀北。

    堀北不明就里,“陸桑什么意思?”

    陸丘笑道:“就是更刺激的爬法,我想你會喜歡的,所以堀北,一定要抱緊我,不要松手哦!”說話間,陸丘松開了一只抱著堀北大腿的手,只余下一只手,空出來的手用來干嘛呢,那就讓堀北瘋狂了,陸丘竟然背著他不走正常的通道,而是好像電視里看到的那些蜘蛛人一樣,直接以最危險的攀爬方式,開啟了征服東京塔的征程!

    對陸丘而言,政府東京塔是再輕松不過的事情,因為那總不會比無保護徒手攀巖還要危險,當然,有一點讓人擔心的是,陸丘這次還背著堀北真希,多了這個累贅,所以危險就成倍提升了。

    讓陸丘意外的是,堀北真希除了最初有些驚駭外,等他真正開始爬并且越爬越高,越怕越危險的時候,妮子反而興奮起來,在陸丘耳邊激動的道:“陸桑,太棒了,這種經歷太棒了,好刺激啊!”

    陸丘自然為妮子的膽量點贊,同時倍感欣慰,至少堀北并非真的是對外界生活失去好奇心的深度宅女,還是有事情能夠刺激她,讓她為之振奮的!

    對陸丘而言,即便是背著堀北,即便是必須一只手負責堀北的安全,只能用一只手攀爬,他也有足夠的實力輕松愉悅的爬到塔頂,于是不久后,他背著妮子,站在了東京塔的塔尖上,真正距離地面三百多米的東京塔最高點!

    這是東京塔獨一無二的最高點,從這里俯瞰的風景,才是真正的高處不勝寒的風景。

    繁華喧囂的東京,以匍匐的姿態進入堀北的眼簾,讓她生出世界如此渺小,而她如此巨大的錯位感覺!

    “啊!”妮子忽然放聲大喊。

    居高聲自遠,妮子的聲音仿佛無線電波,從東京塔的塔尖向四周圍擴散開,吸引到許多人的注意。

    “咦,聲音是從哪里傳來的?”

    “好像是東京塔的塔尖哎!”

    “不會吧,怎么可能會有人上到那種高度!”

    “我的須佐大神呢,東京塔的塔尖就好像真的有人!”

    越來越多人注意到了塔尖上的陸丘和堀北,有些天文愛好者更是用隨身攜帶的望遠鏡把兩人大致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

    “是一男一女,雖然看不清楚容貌,但是女的很漂亮,男的很英俊的感覺。”

    “真的是一對膽大包天的俊男美女啊!”

    有人感慨著。

    也有人覺得這樣做太危險,既對自己不負責任,也妨礙了公共安全,于是第一時間拿出手機報警,很快的急促的警笛聲就傳入耳中,警察接警后趕緊趕了過來。

    塔頂的陸丘早在警車離得遠的時候就聽到了警笛聲,他沖堀北道:“警察就要到了,走吧堀北。”再次背好堀北,如同猿猴樣縱挪騰越,以不可思議的靈活快速從塔尖上爬了下來。

    過程中堀北尖叫不停,并非是害怕,而是感覺刺激,腎上腺素不停分泌,激動的尖叫!

    就這樣,當警車還沒到達東京塔下的時候,陸丘背著堀北輕輕落地,然后在無數人驚奇激動的目光注視下,他背著堀北以常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消失在黑暗中。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沉迷电子游戏